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闲着能来贤者来 到者请进道者进 闲到贤道

 
 
 

日志

 
 
关于我

永远的梦中人。在路上的感觉真好。 本博客除注明“转帖”“引用”部分外,文字、图片均为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从军行十)  

2009-12-11 07:43:26|  分类: 军旅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岁月蹉跎

        福祸相依真是至理名言。我们连埋头在造纸厂过着舒服的小日子,岂不知被抛弃的命运如影随形的跟着到来了。先是老连长复员回家,竟然安排在地方上当仓库保管员,调走的空缺自然由上面空降;正常交流走的位置均由别处派来,连续几年竟然没在本连提拔一个军官,曾经一帆风顺的我申报上去后,团里来了一个干事考察了几天,找我聊了几句,掂量了我那平时不能戴的近视镜几下后,再无音信。正在摸不着头脑的时候,传来了部队改编的消息,骑兵团撤销,只有一个二连留在甘南,编入军分区骑兵营,我们连划到定西军分区独立营,其余全部归入省军区独立师改为炮团。后来随着大裁军老部队完成了历史使命,变成一纸过去消失了。反而是两个弃儿至今活着,二连现在成为甘南军分区独立骑兵连,作为兵种的象征活蹦乱跳,前几年还协助拍摄了电视剧《最后的骑兵》。我们三连后来改为武警中队,现在还驻守在定西值勤。造化弄人,匪夷所思,这是后话。

        当部队宣布改编的时候,我已经不是当初作着将军梦的懵懂少年。已经初明事理,知道世事命运有时是自己无法左右的道理了。这时才突然想起已经超期服役两年,离开父母和亲人快五年了。

        探家的日子

        在家我是上有哥姐,下有兄弟,自参军后由于路途遥远没有人到军营看过我,全靠书信传递思念家乡亲人之情,连电话也未通过一次。超期服役有了探家的资格后,又把先走的机会让给了其他同志,所以等我回家探亲时已经是同年兵最后一批了。

        人在逆境时更渴望回到亲人的怀抱里养伤,何况是多年未归的游子!“童音未变离开家,骑马挎枪走天下。”离家时豪情满怀志在千里,如今近乡情怯,坐在回家的列车上,思绪万千,已经因病离休的爸爸身体怎样了?年迈的妈妈还是那样体弱多病吗?离开家乡时上小学的弟弟已经中学毕业下乡能适应吗?为了给家人一个惊喜,我没有写信告诉家里探亲的事,实际上即使写信,信没到家人也到了。从宁夏到山东当时经京包线在北京转车前后竟然用了四天,晚上困了在车厢座椅下铺张报纸钻进去就睡,全然不顾刺鼻的臭脚丫味。当第四天的凌晨在津浦线上的薛城站下车时,尽管离市区只有三十多公里,却因半夜无车停留在候车室里迷瞪到天明,在睡梦中醒来时才发现头上的军帽不知何时被偷走了,幸亏多带了一顶,不然要光头回家了。

        入伍时正值中苏关系紧张,战争气氛浓厚,爸爸把我母亲和弟弟送回了沂蒙山区的老家,所以我参军是瞒着老母亲走的。离开妈妈实际上快六年了。后来因母亲多病又返回了这里。站在从没进过的新家,敲开了门后,爸爸站在门口茫然的问我“同志,你找谁?”看着头发花白两眼昏花的老父亲,我哽咽着“爸爸,我是老二!”闻声而出的母亲抱着我号啕大哭,边哭边数量我爸心狠,把一个孩子送到那么遥远艰苦的地方,亏了还是干武装部的。尽情哭诉后,妈妈看着高大的儿子破涕为笑说“长这么高了!就是鼻子有点大,是不是让老毛子传染的。”一家人哈哈大笑。接着母亲讲起了我当兵那年春节,爸爸回老家过节,中午独自到家后,妈妈问怎么老二没回来?(当时我随爸爸在外),爸爸说坐下班车下午到,等吃过饭才告诉她我去当兵了,母亲不相信以为骗她,等爸爸拿出我已寄给他的穿军装的照片,才知道是真的,说到当年的伤心和无奈,母亲又抽泣起来。儿行千里母担忧,一个母亲的怜子之情是儿女永远报答不完的。

        回家的日子真好。在和亲人团聚的日子里,深深感到了只有亲情才是人世间最可贵的。多年后看到许三多那“不放弃不抛弃”的名言时,我对着屏幕叫到:“小子,人的生命里,只有你的亲人对你不放弃不抛弃。别的都是有条件的扯淡!”

        挥泪别军营

        第一次探家归来,心中的人性开始回归,那个疯狂年代的烙印渐渐淡化,开始考虑现实的一切了。随着绝大部分老乡离开部队,越发显得形单影只,从来反对抽烟的我开始拿起了解闷的香烟。到了1977年的春天,连队马上就要离开造纸厂到定西归建钻山沟看仓库去了,已经当了四年副排长没有转干的我终于离开了心爱的军营。

        离别的日子到了,摘下那一颗红星两面红旗,心中的朝阳也随之陨落了。和曾经的离别场面一样,男子汉的热泪尽情流淌!当赵连长把我送上几十里外的宁夏青铜峡火车站依依惜别高呼再见的时候,没想到再见是在二十七年后的甘肃陇西文峰车站。

        当今天《从军行》终于完稿时,两鬓斑白的我泪流满面。古人云“将军与美人,不许见白头”,自己既非将军,又非美人,从军时乃普通一兵,为民时也就一介草民,面对窗外西下的夕阳,回首往事,何来悲伤!是叹息逝去的青春?还是感慨失落的年华?是思念长别的战友?还是壮志未酬的悲哀?不知道!我不知道!唯有关牧村那首《一支难忘的歌》在心头回响:青春的岁月像条河,岁月的河啊汇成歌汇成歌汇成歌。一支歌一支深情的歌,一支拨动着人们心弦的歌。一支歌一支深情的歌,幸福和欢乐是那么多。一支歌一支难以忘怀的歌·······(从军行终)

  评论这张
 
阅读(1413)| 评论(20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