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闲着能来贤者来 到者请进道者进 闲到贤道

 
 
 

日志

 
 
关于我

永远的梦中人。在路上的感觉真好。 本博客除注明“转帖”“引用”部分外,文字、图片均为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2009-11-21 09:36:16|  分类: 军旅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1971年5月至72年10月,离开了心爱的战马,在腊子口度过了一年半看押犯人的时光。

      配备作战弹药的连队

        当时我们连一排在大水牧场值勤,四排负责留守营房并照看马匹,实际在腊子口值勤的只有二、三排和指挥排的部分人员,共计不到百人,却承担着近千犯人的看押任务。不仅负责铁丝网内犯人食宿的安全保卫,而且施工工地上也有哨位防止犯人脱逃。为了保证任务的完成,连队按作战要求,配备了一个基数的弹药,随时处于临战状态。想一下现在有的部队战士站岗拿个没子弹的空枪当摆设,更有甚者哨兵还叫犯罪分子杀害并丢了枪,真是军人的极大耻辱。真不知这些部队的头头怎么想的,不信任自己士兵的军队,只能说明官兵不一心,得不到官兵的拥戴,怕别人打黑枪。连自己的人都不相信不能团结的家伙,看家护院都难以胜任,能指望他舍生忘死保卫祖国吗?

        我们连是一支具有光荣传统的部队,尽管来自五湖四海,但靠共同的信仰和人类的良知,官兵之间、士兵之间亲如兄弟,代代相传。当我们刚入伍欢送68年那些宁夏老兵列队告别军营时,他们个个哭的泪流满面哽咽不已。那时我们还不理解,当经历了几年的军营生涯后,才理解一个军人对战友和自己部队的深深眷恋。在首长和老兵的帮助下,我学会了如何和大家相互关心、相互帮助,学会了过硬的军事技术,学会了做饭、洗衣、缝补衣物甚至套被子。当我成为老兵后,依样画葫芦帮助新战友,曾和他们在夜幕里促膝谈心,曾在训练场上以身作则摸爬滚打,曾陪伴伤病的战友安慰心灵,曾在深夜烤干战友拉练路上弄湿的一双双鞋垫。那生死相依的传统现在还在吗?

        和犯人同场看电影

        大山深处文化生活非常单调,没有收音机,除了毛选四卷和几本马列著作别无其它书籍,让酷爱读书的我痛苦万分,在把毛选读了几遍后,又把《国家与革命》《反杜林论》等啃来啃去,囫囵吞枣而已。记得有本书中有个“聩”子不认识,手头有本小字典里又没收编,问别人,几十号人竟没有一个认识,总不能向犯人请教吧,何况我们只是外围警戒,不和犯人直接接触。最后心生一计,反正闲着也是闲着,草书一封,向上海商务印书馆(手头小字典的编辑出版者)请教“聩”字的读音和含义。本是有枣无枣打一杆,谁知竟然接到了回复,不知是哪位负责任的编辑回信给我详细解释了“聩”字的读音及含义,并把我的学习精神鼓励一番,此事在连队成为美谈。在其后的人生道路上学习遇到困难时,总是想起那位不知名老师的激励。

【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从军行四)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娱乐更是谈不上,一是没时间二是没器材。看押犯人期间和劳改局管教人员一样歇“大礼拜”,可不是两周歇三天,而是两周歇一天。那时连扑克牌都没有卖的,好在有的是木材,心灵手巧的战士就用椴木制成麻将牌一样的木块,刻上桃、花、方块及符号、数字,再涂上颜色,一副木制扑克就诞生了,打起来和打麻将的架势差不多,足可以算作最另类的扑克牌了。

      每当团里或地方政府来慰问放电影的时候,山沟里军民和犯人都像过节一样。夜幕降临后,一张银幕架在地势平坦地带的铁丝网上,犯人在里面看反面,部队、劳改监管干部在外面看正面,机枪架在地上指向对方,只是没有上膛。银幕上的日本鬼子被地雷炸的鬼哭狼嚎,铁丝网两旁的人们一起欢呼叫好,可能这也叫和谐吧!

        搜捕逃犯

        大多数犯人还是服从管教和劳动改造的,监管方管理也非常严格,无论在监区还是工地只要离队,无论如厕还是干别的,都要报告,经允许方能活动。有些表现好的有一技之长的还留队就业。别说犯人里面还真有能人,大家发现,连队的黑板报没有犯人的板报艺术水平高;同样的原料炊事班做的饭没有他们做的香。于是经劳改队领导批准,把犯人伙房的大师傅押来,教炊事员发面、调馅子、包大包子。恰好当时我无事好奇,把调馅子的手艺学到手,至今在家作为绝招示人。

        可也有极少数不甘居牢笼的犯人铤而走险,千方百计出逃。防出逃和搜捕就成了连队的重要任务。在监区里逃跑难,在工地上脱逃易。原始森林的修路工地,想一想要防止犯人逃跑有多难,有限的几个监管干部,有限的几个哨位,一眨眼,人就没了。果然刚到工地不久,就有两个犯人在工地上结伴跑了。初次面临这种情况,没经验,全连如临大敌,,白天组织人员漫山遍野的搜捕,可大海捞针,哪里抓得到!晚上营区和哨位均双岗,怕被摸了哨,还在要道、路口设埋伏,守株待兔。折腾了三天,那两个家伙躲在山上,到处是悬崖峭壁,无路出逃,只好晚上下到沟里喝水并找路,结果抓了个正着。而后被禁闭加刑。如果别处有路,当年红军何苦舍命攻此天险。从此后有了经验,只要有犯人脱逃,派人守住路口河边就行了,不再搜山,安排专人白天睡觉,晚上设伏。果然此法有效,连抓几次后,犯人明白了无路可逃,只得安心服劳役。有一个自认本事大的犯人跑到山中一周也没转出去,最后自己于一个下午回到监区门前跪着自首,最后不仅没加刑,还脱产好几天到各犯人中队现身说法,教育别人逃跑是没有出路的。

                                                 文革中看押犯人的日子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评论这张
 
阅读(1584)| 评论(174)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