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闲着能来贤者来 到者请进道者进 闲到贤道

 
 
 

日志

 
 
关于我

永远的梦中人。在路上的感觉真好。 本博客除注明“转帖”“引用”部分外,文字、图片均为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2009-11-20 10:17:32|  分类: 军旅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腊子口是举世闻名的腊子口战役纪念地。这里自古就是甘川通道之咽喉,素有“天险门户”之称。峡谷两面悬崖峭壁对峙,仅8米见宽的狭道中腊子河从中奔流而过,只有一座1米宽的小木桥供人畜通行,实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险。就是因为红军攻占了如此险峻的天堑,才使腊子口成为举世闻名的革命圣地。在文革那个特殊的年代,当知道部队要到腊子口执行任务,全连上下一片欢腾,无不为就要到毛主席和红军战斗过的地方而高兴。

      腊子口的原始美

       向腊子口开拔的路上,满脑子想象的是圣地和险峻,等到了目的地后,来自黄淮地区没有见过世面的傻小子(当地人称尕娃),却被未曾想到的美景惊呆了。

        时值春末,家乡早已是百花盛开,五谷茂盛,可这里山顶的积雪皑皑,峡谷里流水潺潺,水边的冰层在悄悄的消融,娃娃鱼在水中懒洋洋的游动。鹅黄的浅草、新生的嫩叶、粉红色的山毛桃花,还有那成片的不知名的小花慢慢地绽放。料峭中的春雪、雾凇、冰挂渐渐融开身姿,一滴滴滋润着森林和山野,构成云蒸霞蔚的胜景,亦幻亦真。清澈见底的腊子河,沿着河床欢腾而去,奔向白龙江并入岷江最后汇入万里长江。

      大片大片尚未开发的原始森林,红松、白松、椴木等优质树木满山遍野,自然死亡的树干不知躺下了多少年,用脚一踢就化为碎屑。细尾巴松鼠(和童话书本上的大尾巴松鼠比丑多了)在树上跳来跳去,眨巴着小眼好奇的望着入侵者。近午,太阳刚刚投射到腊子口西边的山顶上,峡谷里依然寒气逼人。当地人告诉我们,这里海拔近2000米,由于峡口的位置和方向特殊,再加上流动在沟内的清冷的河水,长达25公里的沟壑很少享受到阳光的温煦,即使在炎炎夏日,腊子口也是有点冷的,特别是早晚时分。再看腊子口两边,高大绵延、形态各异的山脊陡立相对着,密匝匝、浓阴阴的森林和草甸植被遍布其间。多年以后到九寨沟游览,感到其美在水上,其他自然风光不及腊子口当年。遗憾的是限于当时的条件,无法留下画面,仅有的照相机会都用于拍照人物留影纪念了,何来拍照器材、资金与想法。

      苦并快乐着

      景色虽美,但不能当饭吃。新修的岷代公路北起岷县南至代木寺,其中最险峻的路段是腊子口段,由劳改犯人承担的。那时没有机械,基本靠人海战术,所以调集的犯人近千人,我们连的任务就是看押这些犯人,保证施工的顺利进行。

【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原创】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自古来修路的人走不了好路,盖房的人住不了好房。到了目的地后,因交通不便,吃饭成了头等大问题,粮食蔬菜全靠外面供给,基本是土豆和莲花白(大头白菜),有时因简易路塌方蔬菜运不进来,十天八天的吃咸菜很正常。有时就安排战士们到山坡上挖蕨菜回来煮一下凉拌佐餐。最走运的是有一次我和连长一块出去打猎,竟然打到了一只麝香,让连部和二排的同志们美餐了一顿。

      住宿自然是帐篷,是施工方提供的钢架房屋式帐篷,比部队的简易帐篷好多了。虽然夏热冬凉, 可比起甘南草原好多了。毕竟是长江流域,海拔低一些,原始森林氧气充足,夏天能在河里洗澡,冬天可以在帐篷里面烧木炭取暖。平常用的燃料都是就地取材,漫山遍野的枯木干枝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冬季取暖的木炭自然是自己烧制的,把山上的青棡树砍倒一片,挖窑点火焖制即可。想想当兵头三年还就是在那里一年半舒服快乐。

      当了两年新兵

  媳妇熬婆婆,新兵变老兵,是客观规律。尤其是新兵盼着一年过去,待下一年的新兵入伍,尝一下当老兵的感觉,老兵退伍后腾出了位置,也可提个班长班副干干。对于那些做着将军梦的小卒来讲,这是第一步。谁知人算不如天算,我们这一年的新兵竟新了两年。起因是“9.13”事件。

      七一年十月中旬,连队安排我回临夏洪水沟营房办理军务方面的小事顺便到陆军第七医院治疗一下龋齿,后者实际上是主要目的,牙疼不是病,疼起来像要命。走出蹲了半年多的大山,来到了外边的世界,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特别是在医院里见到那些飒爽英姿的女兵,对于常年见不到异性正值青春期的半大小子,好似如见天仙,如闻仙音,好不神清气爽。但同时也听到了一个塌天似的小道消息: 林彪叛国摔死在外蒙了。七院的高干子女多,自然消息灵通,没等逐级传达已经悄悄传开了。对于满脑子三忠于四无限的自己来讲,第一个反映就是:天哪!伟大领袖也会犯错误看走眼。返回连队后,晚上悄悄地向连长作了汇报,连长大吃一惊,反复叮嘱不可向别人说,如果是真的,上级会传达的;要是谣言,麻烦就大了,闹不好看犯人的要变成犯人了。从此我每天都在提心吊胆度日如年,直到近一个月后,团政治部主任来连队传达有关林彪问题的文件并进行专题教育,才算了个大心事。

        林彪事件的直接影响是军队上层大变动,连每年度的征兵工作都停了,害得我们第二年还是新兵。同时“四好连队”“五好战士”也被作为形式主义停了。眼巴眼望的想评个“五好战士”把喜报寄回家的愿望随之泡了汤。唯一高兴的是下半年入了团,总算对家里老父亲有个交代。

 

                            驻守天险腊子口(从军行三)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评论这张
 
阅读(657)| 评论(15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