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闲着能来贤者来 到者请进道者进 闲到贤道

 
 
 

日志

 
 
关于我

永远的梦中人。在路上的感觉真好。 本博客除注明“转帖”“引用”部分外,文字、图片均为原创。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骑兵是这样练成的(从军行二)  

2009-11-17 08:18:10|  分类: 军旅生涯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当通信员

       拉练返回临夏洪水沟营房后,新兵们被正式分到了各班。不知是因为我弱小没人要,还是看我粗通笔墨也算机灵惹人怜,把我留在了连部当通信员。一个骑兵连当时有五个排,一百七十人左右,马匹二百多。一、二、三排是枪骑兵战斗排,四排是重武器排,装备连用重机枪、迫击炮、火箭筒。另外一个就是指挥排,有两个班,即指挥班和炊事班。指挥班班长是文书兼军械员,另有通信员、司号员、卫生员、理发员、兽医卫生员、装蹄员,全是勤务人员。通信员的职责就是传达命令跑腿,平时跟在连长后头听招呼打杂。

      到了连部报到后,见到了一个西北大汉,满脸连腮胡刮得青青身材高大非常严肃的军人,当得知他是连长后心里非常紧张(多年后见到级别极高的人物也觉得都是人不过如此),可那时毕竟是一个刚入军营初涉社会的青少年。老连长参加过58年平叛战斗,立过功,军事素质过硬,威信非常高。第一次和我见面,就叮嘱我要好好学习毛主席著作,苦练军事技术,虚心向老同志学习,搞好团结,乐于助人,争当五好战士。走入社会的第一课从此深深地烙在脑海里,伴我走过风雨人生。

      到了连部后,每天早上除了参加正常的操练,回到营房,连长给我加了一项,靠墙挺胸站立十分钟。原因是由于自己从小喜欢读书,背部微驼,连长看到不符合军人形象,专门给我开小灶训练。到底是年龄小好纠正,还真正养成了挺胸收腹的习惯保留至今,走起路来气势昂扬,只可惜正值长身体的时候骑马骑成了罗圈腿,收之桑榆,失之东隅,此之谓也!

      2006年秋探望阔别三十二年的老连长,二人相拥而泣

骑兵是这样练成的(从军行二)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成为骑兵的第一步

         当兵的艰苦,在高原上当骑兵更苦。一个合格的骑兵战士,首先要具备步兵的  战斗素质,自然要从队列、射击、投弹、战术动作等一步一步学起。除了这些,还要进行专门的骑兵科目训练。

        首要的自然是要会骑马。掌握了骑马的要领后,分别练习慢步、快步、袭步等不同的行进速度。还要和马一起练习走队列,如牵马稍息、立正,骑马变换队形如左转弯走、右转弯走以及人马一体卧倒等。

【原创】骑兵是这样练成的(从军行二)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每当我们在训练场上按照拉长的口令练习乘马变换队形时,总是吸引了不少行人和附近的居民远远地观赏。训练中从马上摔下来是家常便饭,哪个骑兵没挨过摔?有一次我从马上摔下来一口气憋在胸部出不来,只看到天旋地转,连话都说不出,把一起的新兵吓坏了,带训的班长有经验,叫两个人架起来遛了几圈,一口气透出来,马上又得上马操练。骑马最怕的不是掉下来,而是套蹬,一旦人掉下来脚套在马镫里,那就凶多吉少了。我们一起入伍的山东兵就有一位套过镫,幸亏当时人多马又没惊,被马队围住了,救下来没大事。可有一年一个四川兵就没有那么幸运了,套蹬以后惨不忍睹光荣牺牲,最后还算事故,家属领了几百块抚恤金了事,想来叫人心酸。

      经过几个月紧张的训练,上马能走,下马能打,仅仅是一个会骑马的步兵,离一个成熟的骑兵战士还差得很远。艰苦的磨练还在后头。

【原创】骑兵是这样练成的(从军行二) - 西北狼大王 - 醉里挑灯看剑 梦回吹角连营

 

      突然接受任务

        骑兵的训练科目除了骑乘训练,还要练习跨越障碍、劈刺、乘马射击等,还没等展开这些训练科目,连队接到执行紧急任务的命令开拔了。

        我们连的番号是8069部队63分队,现在想起来这个连队实在是个姥姥不疼舅舅不爱的苦孩子,长期离开团部在外单独执行任务,由于远离领导,干部提拔的慢,战士提干的少,可就像家中能出力的孩子,好事轮不到,出力的事就得打头阵,而且也争气,还能完成好任务让父母放心。于是乎,恶性循环,这就是命,家中如此,社会何尝不如此!

        当时骑兵团大部分驻在甘南藏族自治州,唯独我们连一个排(一排)驻扎在甘川边界郎木寺附近的大水牧场值勤,其余在临夏回族自治州洪水沟。这次接到命令是抽调我们到腊子口看押犯人修筑从岷县到代木寺的岷代公路。

        军令如山,接到命令后,洪水沟营房除了留下几个看门的,大部分人奔向了腊子口。

      别了洪水沟

      洪水沟营房坐落在临夏市枹罕公社(现在不知是乡?镇?)。是时最出名的是出了个九大女代表(回民),而且刚生完孩子带婴儿参加九大名噪一时。附近有个陆军第七医院,有不少落难领导的孩子在那里工作。1971年春天,连队突然闹急性传染性肝炎,连续病倒了不少人,引起了军区重视,派七院的医疗队到洪水沟防治。其中有个医生就是陶铸的女儿陶斯亮。那时我们连的卫生员陪伴医疗队左右协助工作,惹得一群大兵眼珠子发红。恰巧有一天陶大夫和另一个护士想体验一下骑马,卫生员就陪二位女兵去骑马,她们 二人在前,卫生员在后保护客人安全。骑兵穿马裤,裤腿紧,马再颠,裤子窜不上来,这是马裤的好处。可二位客人穿得是普通军裤,骑马跑了一会裤腿就窜了上去,露出了里边红色衬裤,她们洋洋自得不知晓,却让后面卫生员的乘马看见了,马怕红色立刻惊了跳了起来,花没伤着,护花使者卫生员摔了个嘴啃泥,一时传为笑谈。

  评论这张
 
阅读(815)| 评论(17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